搜索

北京天恒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收藏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02民终4515

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长力金盟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大兴区黄村镇双河南里甲15-1

法定代表人:康宝国,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萌初,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吉薇,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天恒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大兴区黄村镇农贸市场东。

法定代表人:韩萍,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姜海鸥,北京市天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北京长力金盟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力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北京天恒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恒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2018)京0115民初1300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4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不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长力公司上诉请求:1. 请求依法改判变更原审判决第一项,扣除天恒公司主张的20108月三海子公园照明工程款300万元。2. 请求依法撤销原审判决第二项,驳回天恒公司要求长力公司支付垫付工程款利息的诉讼请求。3. 请求由天恒公司承担一、二审诉讼费。事实和理由:1. 天恒公司主张的三海子公园照明工程款300万元与长力公司实际施工的三海子南环路工程无关,该笔款项不应包含在涉案工程的工程款及借款金额中。2. 《借款单》中未约定利息,且天恒公司对借款及利息的产生具有过错,长力公司不应向天恒公司支付借款利息。

天恒公司辩称,不同意长力公司的上诉请求。1. 天恒公司所主张款项系工程垫资,与借款无关。2. 天恒公司所主张的款项有长力公司法定代表人康立新签字确认的财务凭证。3. 天恒公司要求长力公司支付利息于法有据。

20187,天恒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长力公司返还垫付工程款20 160 701.67元;2.长力公司给付垫付工程款利息(以20 160 701.67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自201641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止);3.诉讼费由长力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11124日,天恒公司取得了涉案工程的中标通知书(施工)。2011122日,发包人南海子管理处与承包人天恒公司签订《三海子北环路道路、给水、中水、排水工程二标段施工总承包合同》。2011122日,发包人南海子管理处与承包人天恒公司签订《三海子南环路道路、给水、中水、排水、桥梁工程总承包合同》。

201774日,长力公司以实际施工人的身份就三海子南环路道路、给水、中水、排水、桥梁工程起诉南海子管理处、天恒公司,要求南海子管理处给付工程款27 087 171.25元及逾期付款利息。20171227日,法院作出(2017)京0115民初1235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南海子管理处给付长力公司工程款27 087 171.25元;二、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南海子管理处给付长力公司欠付工程款利息(以27 087 171.25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自201571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止)。南海子管理处、天恒公司不服提起上诉,2018530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8)京02民终3849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774日,长力公司以实际施工人的身份就三海子北环路道路、给水、中水、排水工程二标段起诉南海子管理处、天恒公司,要求南海子管理处给付工程款13 341 442.56元及逾期付款利息。20171227日,法院作出(2017)京0115民初12355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南海子管理处给付长力公司工程款13 341 442.56元;二、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南海子管理处给付长力公司欠付工程款利息(以13 341 442.56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自201571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止)。”南海子管理处、天恒公司不服提起上诉,2018530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8)京02民终3852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为证明垫付工程款数额,天恒公司提交如下证据:

一、《借款单》两份,其中2015625日的《借款单》载明:借款单位为三海子南环路项目部,借款数额为18 381 025.67元,借款人处有康立新签字。2015813日的《借款单》载明:借款单位为三海子南环路项目部,借款数额为1 495 964元,借款人处有康立新签字。上述两张借款单金额共计19 876 989.67元。长力公司认为《借款单》不能证明天恒公司系该《借款单》中的出借人,借款人也不能确定是康立新本人还是长力公司,故天恒公司不能依此主张长力公司的还款责任。

二、垫付费用发票及支票存根。长力公司对此证据中如下发票和存根存有异议,异议理由为以下票据未经长力公司签字确认:1.20108月发票代码为211000810060的三海子公园照明工程款项目发票,数额为300万元;2.北京鑫方盛五金交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方盛公司)开具的编号为01166574的照明车项目发票,数额为29 712元;3.鑫方盛公司开具的移动照明车项目发票,数额为59 424元;4.20101011日北京大生力机械施工有限责任公司开具的机械租赁费项目发票,数额为3万元;5.2010925日,北京市大兴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出具的行政处罚缴款书,记载金额为3万元;62010925日,北京市大兴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出具的行政处罚缴款书,记载金额为24 000元;7.2016323日的商品混凝土项目发票,编号为03643248,数额为17万元。天恒公司称上述第13项已计算至2015625日的康立新签字的《借款单》之内,上述第24567项金额共计283 712元,是由于财务统计时遗漏了,所以2015625日康立新签署《借款单》时没有统计进去,借款单共计金额与上述第24567项金额相加,即是天恒公司主张诉讼请求的金额。

长力公司认可康立新在签字时担任长力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一职。

一审法院认为,生效的判决书已经判决长力公司作为实际施工人获得涉案工程的工程款。本案争议的主要焦点在于天恒公司实际垫付工程款数额,首先,天恒公司提交的借款单是否可以作为认定天恒公司为长力公司垫付工程款的证据,该借款单上载有借款单位为三海子南环路项目部,借款人处由时任长力公司法定代表人康立新的签字,由此可以认定康立新系代表长力公司的行为。其次关于垫付工程款数额,天恒公司提交的借款单、发票和支票存根可以相互印证的垫付工程款金额为19 876 989.67元。对于未经长力公司签字认可的283 712元款项,不能计入已垫付工程款中,综上,长力公司应给付天恒公司代其垫付的工程款19 876 989.67元。对于天恒公司主张的利息,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予以支持。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九条之规定,一审法院于201812月判决:一、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北京长力金盟技术开发有限公司给付北京天恒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垫付工程款19 876 989.67元;二、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北京长力金盟技术开发有限公司给付北京天恒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垫付工程款利息(以19 876 989.67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自201641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止);三、驳回北京天恒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院二审期间,天恒公司提交供应商《证明》,以证明天恒公司未支付工程款;对此,长力公司的质证意见为:不属于新证据,不认可证明目的。

经审查,本院对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双方的上诉、答辩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可以归纳为:长力公司所述三海子公园照明工程款300万元与本案所涉工程无关,应自天恒公司垫付的工程款中扣除300万元,该主张是否成立,以及其是否应支付天恒公司垫付工程款的利息。

关于三海子公园照明工程款300万元是否应予扣除问题。本院认为,当事人对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当事人如未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对于长力公司为涉案工程实际施工人的身份并无异议,天恒公司提供的载有时任长力公司法定代表人康立新签字的两张借款单,该借款单上载有借款单位为三海子南环路项目部,借款人处由时任长力公司法定代表人康立新的签字,由此可以认定康立新系代表长力公司的行为,可以证明天恒公司垫付的工程款总额为19 876 989.67元。长力公司虽主张三海子公园照明工程工程款300万元不包含在所欠的工程款内,但其提交的证据不足以推翻其法定代表人所出具的借款单,本院对其上诉主张不予采纳。天恒公司向长力公司垫付了工程款,并主张工程款利息。一审法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自201641日起计息,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长力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0 800元,由北京长力金盟技术开发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霍翠玲
审  判  员   王金龙
审  判  员   杨志东

二○一九年四月二十六日

法 官 助 理   王一洲
书  记  员   宋雨晴

首页
查企业
查中标
查资质
未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