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金空调(苏州)有限公司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9)苏民申1447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张子国,男,1976年10月20日出生,汉族,住江苏省阜宁县。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大金空调(苏州)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苏州工业园区中新大道**。
法定代表人:SHIGENOBUIZUMI(泉茂伸),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思维,江苏颐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轩,江苏颐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张子国因与被申请人大金空调(苏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金公司)劳动争议一案,不服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苏05民终780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张子国申请再审称:1.张子国不认可大金公司作出的三次警告。大金公司作出的警告没有送达人、见证人签名,员工手册是复印件亦非本人签字,测试题上的签字系有人替张子国所签,大金公司作出的三个警告并非发生在一年之内。大金公司作出第一次警告事实不成立,张子国未认可在11:30吃饭的事实,大金公司认为张子国提前30分钟吃饭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大金公司提供的打卡记录时间并不能证明系由张子国本人亲自刷卡消费,其负责两条产线R1和R2,在制造部调达课工作,应按调达课时间吃饭,不应按产线时间,大金公司亦未规定调达课和发压缩机的吃饭时间。一审中,张子国申请法院调取R2线用餐刷卡记录,但一审法院并未收集。大金公司作出第二、三次警告,并未提供任何文字证据,张子国也未签字。大金公司仅提交了视频证据,但视频内容仅是摄像头拍摄不到的纸箱后面,看不到张子国在做什么,仅凭此并不能证明张子国在做与工作无关的事情,不足以证明警告事实的存在。2.张子国工作中接触较多粉尘,肺部长了6mm结节,大金公司未尽到保障员工安全健康的义务,其主张2万元医疗补助费合情合理。3.双方在劳动合同中约定1月份调薪,但大金公司却在3月份才调薪,使张子国少调了三个月的工资,大金公司的行为违反了劳动合同的约定,应当予以补发。综上,请求依法再审本案。
大金公司发表书面意见称:1.大金公司严格按照公司规章制度及法律规定解除劳动合同,不应向张子国支付违法解除合同赔偿金。张子国于2012年11月22日入职大金公司工作,参与了对公司规章制度说明等培训及测试,签署了承诺书,确认收到并认真阅读学习了《员工手册》并承诺遵守相关规定。张子国在熟知大金公司关于一年内警告三次将被解雇的处分规定的情况下,仍然多次违纪,一年内受到三次警告处分,大金公司将解除劳动合同通知送达给张子国,并征求了工会意见,程序合法,不应当支付违法解除合同的赔偿金。2.张子国主张的医疗补助费无法律依据。张子国并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其构成工伤,且大金公司依法为其缴纳了社会保险,即使有工伤也应由工伤保险金支付。3.张子国要求补发工资差额无法律依据。双方在劳动合同中约定,每年1月份根据张子国的工作表现调整基本工资,且对调薪幅度并无约定,大金公司综合张子国日常工作表现决定是否对其工资调整合理合法。综上,请求驳回张子国的再审申请。
本院经审查认为,张子国的申请再审理由不能成立,理由是:
一、大金公司解除劳动合同决定事实充分、程序合法,不应
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首先,三次警告的事实存在。对于2016年1月4日的警告处分,张子国认为其从未看到过就餐时间表,其也并未在11:30吃饭。本院认为,张子国在一审庭审中陈述,“我是制造部调达课,我的班长和我说是11点30分吃饭…。”“我11点30分吃饭,人少,12点产线的也去吃饭人多……我吃饭时间每天都是11点30分,都是12点前。”二审听证中,法官问张子国每天中午的就餐时间,张子国回答“有时就餐有时不就餐,就餐时间大多数是11:30”,并结合个人消费明细表可以确认张子国于11:30就餐的事实。大金公司提供了就餐时间表、员工沈加良、卢林的证言,亦可以证明张子国从事的工作为产线服务,吃饭时间配合产线,R1产线就餐时间为12:00-12:45,R2产线就餐时间为12:10-12:55,故其提前吃饭的事实属实。对于2016年6月4日及11月2日的警告处分,根据大金公司提供的监控视频可以认定张子国进入非工作区域并持续较长时间,张子国辩称是在查看点检表和从事5S工作,但并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应当认定张子国并未在工作区域工作,违纪事实确实存在。其次,解除劳动合同有规章制度依据。大金公司对张子国作出解除劳动合同的依据是《员工手册》,大金公司已组织员工进行规章制度培训,张子国亦在会议签到上签字。同时,张子国也参加了就业规则测试、签署承诺书。张子国辩称,相关签字系由他人代签,并非本人书写,但其并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据此可以认定,张子国对于《员工手册》中“一年内累计3次警告予以开除解雇”的规定是明知的,该规定可以作为大金公司的处罚依据。第三,解除劳动合同的程序合法。大金公司将解除劳动合同通知送达了张子国,并已告知工会。因此,大金公司以张子国一年内被处以三次警告,构成《员工手册》规定的解除劳动合同的条件为由,与张子国解除劳动合同事实清楚、依据充分、程序合法,张子国关于大金公司应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请求,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二、张子国主张,其因从事接触粉尘工作,导致肺部产生结节,大金公司应支付其医疗补助费。本院认为,张子国的该项主张并未经过工伤认定程序,不能认定构成工伤,不存在支付医疗补助费的事实,原审判决对此不予支持并无不当。
三、关于张子国主张大金公司应补发调薪工资的问题。本院认为,双方在劳动合同中约定,大金公司每年1月份根据张子国的工作表现调整基本工资。调薪行为是否作出需要结合张子国的工作表现而决定,系企业的自主经营权,劳动合同中亦未对调薪的幅度作出约定,因此,张子国主张补发工资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张子国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刘 莉
审 判 员  何永宏
审 判 员  鲍颖焱
法官助理  王方玮
二〇一九年十二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江 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