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建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案件裁定书
(2021)京民申3292号
再审申请人廖仕根因与被申请人覃祖坚、北京华商远大电力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商公司)、北京建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建工集团)劳务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20)京03民终523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廖仕根申请再审称,请求撤销一、二审民事判决,依法再审。事实与理由:(一)原审法院在未查清案件事实的情况下,断然认定廖仕根的管理期限截止到2016年底。更为错误的是,从2012年12月15日至2016年底,只判给廖仕根工资5.4万元,少判52.2万元,属事实认定错误和法律适用错误。(二)涉案的42万元为覃祖坚于2008年春节至2013春节前,陆续向廖仕根支付的个人工资报酬,涉案48万元为廖仕根从2009年9月22日至2010年12月20日期间,已经垫付的四个配电室代维运行农民工工资。原审法院在未进行准确核实两笔款项性质的情况下,贸然将廖仕根个人劳动报酬与垫付的农民工工资混为一谈,并以未提供证据为由,不认可廖仕根垫付农民工工资的事实,属于事实认定和适用法律错误。(三)2016年10月20日签订的《协议书》是真实有效的,且上面内容明确说明了廖仕根的个人工资报酬以及农民工工资的支付事项。原审在未查清事实的情况下就否认廖仕根垫付农民工工资2081676.75元的事实,属于事实认定错误。(四)原审判决计算覃祖坚应支付的劳务费数额有误。(五)原审认定利息的起算时间,存在错误。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的规定申请再审。 建工集团提交意见称,(一)建工集团不欠付覃祖坚款项,且存在超付合同相对方华商公司款项的情形。(二)廖仕根不是实际施工人,其无权要求与其没有合同关系的建工集团承担责任,请求贵院驳回廖仕根的再审申请。
本院经审查认为,(一)廖仕根与覃祖坚之间存在劳务关系,双方对于劳务工作的内容、期间及劳务报酬标准没有书面劳务合同予以明确约定,且双方对此陈述不一。关于提供劳务的截止时间。廖仕根先是陈述到2018年5月10日,后又陈述其提供劳务到2016年底,覃祖坚对此不予认可。二审法院结合证据材料、双方陈述的工作内容及生效判决确认的廖仕根系覃祖坚雇佣的工程管理人员的实际情况,认定廖仕根提供劳务的截止时间为2016年底,并无不当。(二)二审法院结合覃祖坚的自认、廖仕根提交的证据及提供劳务的具体内容及工作量,分三个时间段核算欠付的劳务报酬,计算无明显不当。由于2012年8月7日的欠条、2013年协议书及2016年10月28日的协议书中对于垫付工人工资的约定存在自相矛盾之处,廖仕根对于已经垫付了工人工资的情况未提交证据证明,故对廖仕根要求支付垫付工人工资的请求,无法支持。(三)关于劳务报酬的利息,二审法院分段计算,并对起止时间进行了说明,裁判标准并无不当。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廖仕根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廖仕根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田 燕 审 判 员  王 宁 审 判 员  付晓华
法官助理  张宏宇 书 记 员  李梦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