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建筑一局(集团)有限公司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广东省深圳市坪山区人民法院
民事案件判决书
(2020)粤0310民初7014号
原告深圳市华剑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被告中国建筑一局(集团)有限公司装饰装修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20年10月12日立案后,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授权最高人民法院在部分地区开展民事诉讼程序繁简分流改革试点工作的决定》,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独任审理。原告深圳市华剑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莫晓、石亮晶,被告中国建筑一局(集团)有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梁宝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第一条第二款的规定,民法典施行前的法律事实引起的民事纠纷案件,适用当时的法律、司法解释的规定,但是法律、司法解释另有规定的除外。本案系由民法典施行前的法律事实引起,应适用当时的法律、司法解释的规定。 原被告之间签订的门窗工程配合协议及精装工程配合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我国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对原告向被告所交押金数额合计为325000元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被告应否退还上述押金。双方签订案涉配合协议的目的在于:“加强富士锦园项目施工总承包工程施工现场各方协调力度,确保工程质量及进度,明确本工程有关各方的权利及责任”,根据配合协议约定,如原告在施工过程中违反了安全生产的相关约定,被告可按约定的标准对其罚款,罚款金额从押金中予以抵扣,不足部分由原告补交。被告主张原告在富士锦园项目中被罚款24次,罚款金额合计610400元,并提交了相应的罚款审批表、扣款通知书及收发文台账表等证据予以证明。原告仅认可其中的三笔金额合计为3600元的罚款,对于其他罚款以未收到罚款通知为由,予以否认。根据收发文台账表记载,扣款通知单部分有签收单位签字签收,部分记载原告拒签收,部分记载“拿走材料未签字”。其所提交的罚款审批单显示,24次罚款均经审批,并附有审批流程。其中,所涉金额500000元编号为FSJY-罚-285号罚款审批单记载的罚款原因为:富士锦园项目2018年5月份在深圳市建设工程质量安全监督总站例行检查中发现原告在施工过程中未及时安装阳台栏杆、外窗窗扇,导致外架停工整改;原告未及时办理合同备案等。该罚款审批单所附的《停工整改通知书》《例会纪要》等材料显示:2018年6月5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向被告送达《停工整改通知书》,停工范围为富士锦园项目现场主体外架拆除作业全面停工、现场两家装修单位室内装修作业全面停工,停工原因为“现场主体外架在不具备拆除条件且未向监督组提交主体外架拆除申请表的情况下,提前开始拆除”“现场两家室内装修单位未办理分包合同备案”等。2018年6月5日、6月12日,富士锦园项目监理公司因此召开了第76、77次例会,例会纪要记载了施工情况、施工计划安排及安全文明施工要求等。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石亮晶当庭陈述其代表原告参加了例会。2018年7月13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通知被告:鉴于被告已按照相关程序进行了整改处理,现场复查达到复工条件,同意复工。由此可见,该500000元罚款审批单记载的罚款原由有相应的证据印证,本院采信被告的证据,即存在50万元罚款的事实,被告现场向原告送达扣款通知书,原告工作人员“拿走材料未签字”。被告提交的所有的扣款通知单均备注“受罚方如对此通知书有疑义,请在12小时内书面告知我部,否则即视为受奖罚方已同意本通知书奖罚内容,并于当月进度款中扣除”。然而,原告未提交证据证明其曾对罚款提出异议。仅该笔罚款数额(500000元)即大于原告所交的押金数额(325000元)。此外,原告向被告发送律师函等材料申请退还案涉押金,被告发律师函回复因原告在富士锦园项目产生罚款610400元,超出了其押金数额,无押金可退,原告亦未提出异议。综合以上情况,本院采信被告的意见,原告在富士锦园项目中产生的罚款数额大于其所交押金数额,根据双方签订的案涉配合协议,无押金可退。原告诉请被告退还押金,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第一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经审理查明:为加强富士锦园项目施工总承包工程施工现场各方协调力度,确保工程质量及进度,明确本工程有关各方的权利及责任,原告(乙方)、被告(甲方)于2017年7月27日签订《富士锦园项目施工总承包工程铝合金门窗工程专业分包配合协议》(以下简称门窗工程配合协议),在“进场押金及总包管理费”项第1条约定:“乙方进场保证金为乙方与建设单位签订的含税合同额的1.5%缴纳,即15000000×1.5%=225000元。甲方有权扣除甲方对乙方的各项罚款(包括但不限于工期进度、质量、安全等)及其他索赔(如有),剩余押金在退场完成后,乙方将甲方开具的收据返回给甲方,方可完成余额退款。若甲方扣除罚款后押金不足2000元,乙方须于三日内补齐押金至10000元,若未能按照甲方要求补齐,甲方有权对乙方停工处理,导致的一切后果由乙方承担”。原告依照门窗工程配合协议的约定向被告支付了进场保证金225000元。2018年6月6日,双方签订《富士锦园项目施工总承包工程精装修(二标段)工程专业分包配合协议》(以下简称精装工程配合协议),在“进场押金及总包管理费”项第1条约定:“乙方进场押金为100000元。甲方有权扣除甲方对乙方的各项罚款(包括但不限于工期进度、质量、安全等)及其他索赔(如有),剩余押金在退场完成后,乙方将甲方开具的收据返回给甲方,方可完成余额退款。若甲方扣除罚款后押金不足2000元,乙方须于三日内补齐押金至10000元,若未能按照甲方要求补齐,甲方有权对乙方停工处理,导致的一切后果由乙方承担”。原告依照精装工程配合协议的约定向被告支付了进场押金100000元。原告于2019年6月完成退场手续。2019年12月,原告向被告发送《安全文明施工押金退款申请单》及律师函,要求退还上述押金合计325000元。被告于2020年1月19日向原告邮寄送达了律师函回复:在施工期间,原告产生24笔罚款金额合计为610400元,原告所缴纳押金325000元尚不足以支付上述罚款及索赔金额,故不存在还需退还金额。在律师函中,被告列明了各罚款编号、金额等。 被告向本院提交罚款审批表、收发文台账等证据材料,意在证明原告在富士锦园项目中产生罚款共计610400元。原告仅对其中的编号为FSJY-罚-148号(600元)、FSJY-罚-157号(1000元)、FSJY-罚-207号(2000元)三份罚款审批单认可,罚款金额合计3600元。
驳回原告深圳市华剑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6301元(原告已预交),由原告深圳市华剑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鲍忠琴
书记员  陈佳敏